返利网赚钱吗趣头条看新闻能赚钱商业模式存疑 一季度净亏6.88亿

作者:怎样在网上赚钱日期:

分类:怎样在网上赚钱

作为新一代内容信息应用,《趣味头条》仍然难逃失败的命运。

5月20日,Fun Headline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根据财务报告,第一季度《快乐头条》净收入为11.188亿元,比去年同期的2.364亿元增长了373.3%。净亏损6.822亿元,同比增长127%。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首席执行官李雷因个人原因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并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和副董事长。谭思亮已经接任公司首席执行官。此外,有趣的头条新闻预测,2019财年第二季度的净收入将在13.8亿元至14.2亿元之间。

核心收入取决于广告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中,利息标题在用户输入上支出很大。第一季度整体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2.9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3.628亿元增长257.4%。

对此,《有趣的头条新闻》在电话会议上表示,销售和营销支出的同比增长主要是由于不断努力获得用户,以及由于公司用户基础的扩大,忠诚度计划的成本增加。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如果利益头条高度依赖广告收入,有必要不断提高成本以稳定增长率和用户粘性,那么就有一定的发展潜力。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3月31日,有趣的头条新闻有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存款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6.383亿元人民币(2.441亿美元)。阿里巴巴从可转换贷款投资中获得1.71亿美元,从随后的公开发行中获得3100万美元,这些都没有计入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末的现金余额。

在财务报告发布的同时,《有趣的头条》还宣布,李雷因个人原因将不再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但仍将保留董事职位,同时兼任副董事长。创始人兼董事长谭思亮将接任首席执行官。截至新闻发布会,会议结束后,头条新闻下跌了8.9%。

平台内容粗俗不堪,商业模式令人怀疑

在内容监管越来越严格的趋势下,能否给与更富想象力的商业空间是未来收益和股价突破的关键。

目前,这个有趣的标题平台上的内容仍然被挑出来批评,很难撕下内容的庸俗标签。5月15日,一些媒体命名并批评了多种“新闻可以赚钱”的应用,如有趣的标题、摇摄标题、闪电盒、观鸟、蚂蚁标题等。在"所谓的"新闻可以赚钱"的报道中,许多人不仅没有新闻资格,而且充斥着诸如猎奇和八卦等垃圾信息。

事实上,网上赚钱,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一个有趣的标题被政府挑出来批评。2018年11月29日,央视记者已经进行了一项调查,并曝光了标题,鼓励用户用“刷新闻赚钱”的伎俩阅读。然而,其平台已经覆盖了法律底线,传播了大量粗俗和无限制的内容。

2018年12月29日,中国互联网学会已经对标题进行了采访,并要求标题纠正这方面的问题,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2018年9月,当娱乐头条首次上市时,这种商业模式受到质疑。有趣的头条新闻从成立之初就已经变成了信息领域的“大打出手”的旗帜。用户主要位于三线以下的城市。在很短的时间内,第三条或第四条线沿线的城市和村庄的用户已经被收获。

然而,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利息标题净亏损分别为1086.2万元、9476万元和19.42亿元。

有趣的标题并不能解释财务报告中的损失,但是公司的运营费用从2017年的5.36亿元增加到了2018年的45亿元。

“应用软件使用‘看新闻赚钱’的营销方法,传播大量垃圾信息,扰乱新闻阅读市场的秩序。今后,在内容要求越来越严格的趋势下,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完全解决,监管对有趣的头条新闻的影响可能会更大。”经济学家宋清辉在长江商报告诉记者。

青春网赚论坛“看新闻刷视频赚现金”App火爆:警惕“便宜”

请注意,“廉价”背后隐藏着互联网时代的常规 一切都有可能成为风口浪尖。然而,也有许多非法活动,如后门冲浪。例如,最近流行的移动应用程序“阅读新闻和刷视频来赚钱”,但在看似华丽的画作下是“收获流”,有丑陋的饮食和不纯洁的动机。 进入这些应用程序后,用户似乎已经进入了“漫画书”。有时间限制的邀请特定数量的朋友,强制观看广告内容,秘密引入第三方商业平台...这些坑,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都让“看新闻和刷视频赚钱”成为一个看似美好的承诺。 用户可能能赚到几十元或几百元,但与他们的时间和精力以及应用运营商的广告收入相比,他们值9牛一美分。随之而来的对应用程序权限的过度需求不仅增加了用户泄露个人隐私的风险,也表明这些应用程序是邪恶的。虽然像 “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和“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常识已经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但有些人仍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被小恩惠所诱惑。这表明在网络空间培养自我保护意识并不比在现实社会中容易。手机用户,尤其是中年和老年用户,无法区分各种手机权利,并且在防止翻新欺诈方面也很松懈,这使得他们更容易被糟糕的应用程序“追捕”。 互联网经济为社会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也为有效合理地分配资源提供了新的手段。然而,所有的事情都是普遍的,从繁荣中受益的应用无法逃脱“所有利益都是分散的”的命运。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用户,当然是移动应用开发的天堂,但功能不明、核心用户不明的产品,即使依靠诱惑在短时间内聚集人气,最终也会沦为网络世界的“牛皮癣小广告”,甚至是制造和销售假冒产品的帮凶。 公众可能缺乏足够的自我意识,网上赚钱,从业人员可能无法抑制饮鸩止渴的冲动,这就要求互联网信息监管部门及时履行职责。作为现实社会的投影,网络世界并不在法律之外。手机浏览记录、地理位置信息以及用户的个人习惯和偏好都应包括在“数字人格权”的范围内。在划定“数字人格”保护的红线的同时,法律法规需要明确应用的推广路径和发展模式,用黑与白为网络世界树立健康的发展屏障。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