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网赚当代东方代理王力宏演唱会失利 加大下沉影院布局

作者:怎样在网上赚钱日期:

分类:怎样在网上赚钱

代理王力宏的演唱会未能增加下沉电影的布局

张慧芳和张景超

吴克忠最近接受王力宏旗下音乐公司鸿盛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盛”)的委托,发表声明。根据洪生的反馈和提供的证据,当代东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东方”,000673。SZ)因自身原因违反了双方关于共同资本投资和到期支付的合同规定。洪生和王力宏以对公众和粉丝负责的态度,也因为坚持继续演出而遭受了沉重的经济损失。

根据《当代东方》2018年年报,2018年《当代东方》从已经举办的17场演唱会中募集到1.34亿元,投资成本为1.14亿元,因演唱会数量而累计赔偿850万元。

从事艺术家音乐会业务的北京兴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郭永生告诉《中国商报》,今年音乐会行业整体呈下滑趋势。与前几年相比,正在讨论的艺术家音乐会项目的预算大幅下降,一些机构正在亏损。

音乐会业务失败了,当代东方将其业务方向转向电影院。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该公司提到,未来将把主要业务集中在电影院、电影和电视剧上。商业部门将转向“电影和电视剧作为补充,电影作为主要业务”。然而,电影市场的票房正在下降,电影院之间的竞争激烈,经营效率正在下降。电影业能弥补当代东方的损失吗?

记者就上述情况联系了当代东方。另一方表示,有关情况已在上述公告中解释,不会给予答复。

音乐会,电影电视业衰落

2017年,当代东方引入专业音乐会运营团队,成立当代亚美,进军商业音乐会领域。同年9月,当代东方披露了其代理商王力宏的“2060年龙的传人世界之旅”的相关信息。合同提到当代东方预计将在这场音乐会上投资6亿至9亿元。鸿盛一场演唱会的利润份额是一场演唱会利润的20%。本合同履行期为2017年8月至2020年12月31日。

今年7月13日,当代东方宣布,由于文化传媒产业的整体调整和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合同无法如期顺利进行。当代东方与鸿盛签订了补充协议。在为合同中约定的100场音乐会中的46场演出后,当代东方停止为其余的音乐会演出。

公告发布后,媒体报道称,当代东方在2017年预付了鸿盛1.7亿元。由于未能完成2018年的绩效计划,当代东方于2018年支付了鸿盛850万元的薪酬。2018年,王力宏的演唱会为当代东方带来了1.34亿元的收入,而2017年和2018年,当代东方在王力宏的演唱会上投资了近5000万元。

7月19日,北京兴泉律师事务所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律师声明,称当代东方因自身原因违反了双方合同中关于音乐会资金投资和到期支付的约定。对公众和粉丝负责的洪生和王力宏也因坚持继续演出而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从2018年10月开始,鸿盛先后向当代东方发出“紧急函件”和“通知函件”,以提前结束合作。根据声明,相关媒体报道与事实不符。

然而,在7月13日发布的公告中,当代东方表示,已经按照合同完成了第一阶段演出制作费和第二阶段利润分享预付款的支付。

后来,王力宏工作室的官方微博转发了律师的声明,并表示王力宏将继续他的“2060年龙的传人世界之旅”。

郭永生说,由于2019年整体经济下滑,艺术家音乐会的整体情况不是很好,因为他们无法赚钱。一些合作伙伴不想这样做,许多承包商也在赔钱。主办艺术家音乐会的成都公司也表示,只要涉及音乐会投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亏本的。

“下降始于去年,今年变得更加明显。发现我们公司的一些项目的预算也大幅下降。以前,预算通常是几百万元,今年是几万元。”郭永生说。

对于当代东方停止代理王力宏的演唱会,郭永生认为第一个问题应该是资金。根据当代东方披露的财务数据,它没有赚钱。2018年,出现了业绩不符合标准的情况,这表明开始时期望值相对较高。然而,在这样做之后,人们发现门票、宣传、赞助、安全等方面都非常复杂。越难,就越难。停止表演是及时的。其次,明星演唱会的主流消费群体现在相对年轻。与目前流行的TFBOYS相比,王力宏对这群人的吸引力可能更小。

2018年,当代东方的收入为7.76亿元,其中音乐会业务收入为1.34亿元,占总收入的17.26%。

除了音乐会,当代东方的主要业务包括电视剧、广告和电影院。2018年,电视业务收入1.44亿元,占总收入的18.52%。2017年,电视剧业务收入为4.36亿元,占总收入的53.20%。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导演告诉记者,由于政策导向、税收补偿等因素的影响,许多影视公司今年已经倒闭,许多行业的许多人都没有工作可做,城市里的演职人员数量比平时少得多,影视公司现在处境艰难。

网赚工具代理王力宏演唱会半途而废当代东方赔钱只为赚吆喝?

原标题:代理王力宏中途退出演唱会;当代东方为了赚钱而赔钱?

股票市场建议

公司还应评估之前的9亿元投资,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否则,4000多万元的损失将是徒劳的。

一家从事影视娱乐业务的企业正逐渐失去光环。截至7月16日,26家a股上市影视动画公司中有15家发布了今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测。除了AOF娱乐公司*的预期增长、ST东方网亏损的减少以及鲁花白娜的好转,其他12家影视公司的表现都不太好。日前,7月12日晚,当代东方刚刚宣布取消与影视歌手兼歌手王力宏团队的“世界巡回演唱会”代理合同,需要在2018年提取850万元赔偿。

近年来,电影和电视行业发生了改组。一些电影和电视公司选择退出,一些选择做出积极的改变,一些痴迷于渗透整个产业链。当代东方属于后者。2014年之前,该公司仍是一家戴着“圣”帽的水泥企业(大同水泥)。随后,它突然退出水泥行业,走向影视行业。后来,它提议“建立一个完整的影视文化产业链”,凸显了公司的雄心。到目前为止,当代东方的业务已经涵盖了广告、电影运营、电视剧、音乐会、综艺节目等多个领域。2019年第一季度显示,该公司的演唱会收入占其主要收入的17.26%。

进入音乐会行业是当代东方的大胆尝试。当该公司第一次与爆炸性艺术家知识产权合作时,它投入巨资以顶级明星的个人知识产权开拓整个市场。与此同时,近年来超级明星的票房收入一直不错,这足以为广告赞助和衍生品销售提供重要保证。

然而,当代东方发布的公告显示,为王力宏演出的100场演唱会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经过协商,当代东方决定不在100场音乐会中的剩余54场演出。相关信息显示,王力宏2018年的演唱会为代理商当代东方带来了1.34亿元的收入。它不仅没有弥补当年1.7亿元的预付款,而且上市公司在2018年还需要提取850万元的薪酬,因为它们没有完成业绩计划。据粗略计算,当代东方与王力宏的演唱会合作不仅没有赚到任何钱,而且在两年无用的工作后损失了4000多万元。

王力宏(Wang Lee Hom)属于首席巨星IP,拥有庞大的粉丝流量。当代东方与它的合作本应取得双赢的结果。但是为什么最终的结果是相反的呢?对于当代东方提前终止合同,公司宣布,由于文化传媒产业的整体调整和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合同无法如期顺利进行。

纵观今年上半年影视行业的整体表现,不难理解影视行业正经历一个严冬。当代东方近年来的表现也不容乐观。在最近发布的半年度报告预测中,当代东方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4500万元至6000万元,同比下降141%至154%。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第一季度,当代东方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56.72%和127.33%,2018年年报甚至每股亏损2.0226元,可归属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1559.79%。

除了表现不佳之外,当代东方的资本链也相对紧张,并在以前的并购中受到质疑。2019年3月5日,当代东方宣布终止对首汇分众股权和永乐电影股权的收购。此外,该公司还频繁转让其子公司股份,网上赚钱,收缩业务线,暴露出资金链紧张的现状。

此外,近年来,当代东方受到交易所的质疑,并收到违反信函封面的警告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投资者持股的信心。面对严冬,确保生存无疑是最重要的。因此,这位当代东方壮汉折断了手腕,及时取消了王力宏的世界巡回演唱会代理合同,这可能是件好事。但是,公司应该对以前9亿元的投资进行评估,总结一些经验,吸取一些教训,否则,4000多万元的损失将是徒劳的。

□郭士良(金融评论员)


(编辑:邓楠、顾燕)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