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客网赚非洲之王:传音如何做到一部手机10美元还能赚钱?

作者:怎样在网上赚钱日期:

分类:怎样在网上赚钱

4月10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更新显示,同一天,又有4家科技板块申请被受理,企业收到查询。其中,名为“非洲之王”的传音控股(Trayin Holding)上市令人印象深刻,其反馈在3月29日晚前21天被交易所接受。

  
  这是竺兆江离开波导的第13年,传音第二次试图闯荡A股市场。一年前,传音曾经试图通过借壳新界泵业登陆A股主板,但最终未能成功。
  
  时隔一年,传音将目光转向了科创板,非洲之王面临的质疑却似乎比一年前还要强烈:在看上去较为出色的财报数据之外,公司的科技创新能力、核心竞争力,以及未来的增长潜力究竟如何,成为了业界对传音关注的焦点。
  
  面对国际巨头厂商涌入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残酷竞争局势,出身波导的竺兆江与传音,又会否重蹈覆辙,成为又一个在科技硬实力残酷厮杀里倒下的“销量之王”?
  
  “隐形”的手机巨头
  
  全球手机市场正在趋于饱和的故事,每一个互联网人都已经耳熟能详。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家出货量仅次于三星、苹果、华为,比小米还多了1000万部的“世界第四”手机厂商,却有99%的国人都不知道——这听上去有些“魔幻”。
  
  传音就是这家隐形的手机巨头。
  
  2016年,《南方日报》曾经报道过已经在非洲拿下33.7%市占率的传音,那时他们曾经援引深圳一位官员的话说:“我2015年去非洲,才知道有一家企业在非洲手机市场占有那么高的市场份额。”
  
  何况这家公司,总部就在深圳。
  
  传音旗下目前主要有TECNO、itel、Infinix和Spice(主攻印度市场)四个手机品牌,此外还拥有售后服务品牌Carlcare,手机配件品牌Oraimo以及家电品牌Syinix。

这是朱赵江第十三年远离波导,也是传音第二次尝试进军a股市场。一年前,传音试图通过借壳新界泵业登陆a股主板,但最终失败。 一年后,尹川将目光转向了科学创新委员会。然而,非洲之王面临的问题似乎比一年前更强:除了明显优秀的财务报告数据之外,公司的科技创新能力、核心竞争力和未来增长潜力已经成为尹川业界关注的焦点。 面对涌入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巨头制造商的残酷竞争形势,来自波导的朱赵江和尹川会不会重蹈覆辙,成为又一个在科技硬实力残酷斗争中倒下的“销售之王”? “看不见的”手机巨头 全球手机市场正在饱和的故事是互联网上每个人都熟悉的。在这种背景下,99%的中国人不知道有哪家“世界第四”手机制造商的销量比小米多1000万部,仅次于三星、苹果和华为,这听起来有点“神奇” 电话是无形的移动电话巨头。 2016年,《南方日报》曾报道称,它在非洲赢得了33.7%的市场份额。当时,他们曾引用深圳一名官员的话说:“我2015年去非洲时,才知道有一家公司在非洲手机市场占有如此高的市场份额。” 此外,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深圳。 川音目前有四个手机品牌,TECNO、itel、Infinix和Spice(专注于印度市场)。此外,还拥有售后服务品牌Carlcare、手机配件品牌Oraimo和家电品牌Syinix。

  
  根据IDC统计数据,2018年,传音手机出货量1.33亿部,全球市场占有率达7.04%,排名第四;非洲市场占有率高达48.71%,排名第一;印度市场占有率达6.72%,排名第四。
  
  48%的市占率是什么样的概念?就是如果你置身非洲,Tecno对你来说会无处不在——从内罗毕的机场道路到坎帕拉的贫民窟,从肯尼亚的边境小城Kisii到卢旺达的旅游城市Rubevu,只要有墙的地方,就少不了Tecno的涂墙广告。
  
  非洲最大的商业杂志《African Business》每年都会发布“最受非洲消费者喜爱的品牌”百强榜单,传音旗下手机品牌年年上榜,2018年公司旗下TECNO、itel及Infinix分别位列第7、16及28名。这一年,传音还被Facebook和毕马威评为“中国出海领先品牌50强”之一。

根据国际数据中心的统计,2018年共发运了1.33亿部语音电话,全球市场份额为7.04%,排名第四。非洲市场份额达到48.71%,排名第一。印度的市场份额达到6.72%,排名第四。 48%市场份额的概念是什么?如果你在非洲,泰科将无处不在——从内罗毕的机场路到坎帕拉的贫民窟,从肯尼亚的边境城镇基西,到卢旺达的旅游城市鲁伯武,只要有墙,泰科的壁画广告就必不可少。 非洲最大的商业杂志《非洲商业》(African Business)每年都会发布“非洲消费者青睐的100大品牌”排行榜。川音的手机品牌每年都会上市。2018年,TECNO、itel和Infinix分别排名第7、16和28位。今年,传音也被脸书和毕马威评为“中国海外50大领先品牌”之一。

2018年Tecno春季发布会  
  如何成为“非洲之王”
  
  如果一定要将传音在非洲的成功找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绝大多数传音人或许都会说,“因为来的早”。
  
  这句话看上去朴素而又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想要做到这个“早”字,背后却需要对全球各个区域市场出色的判断力,以及决策背后坚决而又优秀的执行能力。
  
  在2006年创立传音之前,竺兆江经历过波导最辉煌的年代,也见证过波导从年均盈利2.5亿元到一年净亏4.7亿元的高速衰亡。在那个国内手机市场刀光剑彩,血肉横飞的时代,竺兆江是波导最早提出开拓海外市场的人之一,为此他跑过九十多个国家,却终究未能挡住波导的积重难返。
  
  2006年,竺兆江离开一路滑向败局的波导,带着当初一同开发海外市场的团队离职创业。传音的诞生,是竺兆江和他的团队一次战略前瞻思想的实践,怎样在网上赚钱,它被创立出来,就是要避开国内还有发达国家这些过度竞争的市场,去其他发展中国家“掘金”的。
  
  但一开始,传音的面前还摆着两个选择:非洲还是东南亚?
  
  如果我们回顾世界上最主流的手机厂商,三星,苹果,华为,小米,OV系,或者再将时间往更早回推,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这些资本实力雄厚的手机厂商在本土市场之外的新兴市场选择时,东南亚的优先级都显着地高于非洲。
  
  原因是多样的,比如市场不够开放;比如经济过于落后导致的利润率偏低;比如市场需求的产品技术远远落后于平均水平,所以不利于研发标准化产品;再比如外汇风险相较其他地区显着偏高;甚至是非洲政治局势不稳定,很难保证员工安全……
  
  但传音的选择却偏偏是非洲。
  
  这个选择既无奈,也明智。回顾竺兆江的创业路途,他是一个风格很“实在”的创业者,能做就是能做,不能做你就很难见到他去打肿脸充胖子。
  
  对于那时刚刚成立的传音来说,拼资金,拼技术,或许谁也拼不过。所以只要有人重点布局的地方,传音都很难拿到竞争优势。竺兆江的务实被一路贯彻到了传音的血液里,即便是进入非洲市场,传音也首先避开了相对富裕的区域,因为那里已经先有了诺基亚和三星。
  
  出色的战略眼光、丰富的海外市场开拓经验,以及诚恳务实的作风,让竺兆江精准地找到了手机领域专属于传音的利基市场。他们从血雨腥风的中国市场钻出来,一猛子扎进了非洲二三线地区,走起了“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
  
  在精准和坚决的市场选择之外,传音的另一个成功秘诀,叫做“本土化”。
  
  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传音一开始就没有试图做一款能够销往世界上所有地方的标准化产品,而是专注地做起了专属于非洲市场的“定制产品”。
  
  首先是双卡双待。因为非洲有很多不同的运营商,且跨网通信资费相当高,因此当地人大多有多张电话卡。传音刚进入非洲的时候,非洲只有单卡手机,2007年11月,传音在非洲市场推出的第一款手机,就是天工牌子的双卡双待手机,这款手机随后风靡尼日利亚,为传音首度打开市场。
  
  试水成功后的传音全面聚焦非洲市场,坚决地推行本土化的产品策略。
  
  非洲经常停电,传音就将超长待机作为产品的重要卖点;非洲人民喜欢音乐,传音就内置了手机音乐App提供大量音乐,加大外放喇叭功率,甚至是加长开机音乐时间;非洲气温高,人们容易出汗,就在材料的抗汗抗腐蚀性上下功夫;而关于让传音正式封王的拍照夜间面部识别和美黑功能,更是早已成为了脍炙人口的成功案例。

如何成为“非洲之王” 如果必须找到声音在非洲传播成功的最重要原因,绝大多数声音传播者可能会说,“因为它们来得早”。 这句话看起来很简单,没有太多的技术内容,但是为了实现这个“早期”的词,它需要对世界各个地区的市场做出卓越的判断,以及决策背后坚定而卓越的执行能力。 在2006年川音成立之前,朱赵江经历了波导最辉煌的岁月,见证了波导从年利润2.5亿元到年净亏损4.7亿元的快速下滑。在国内手机市场剑拔弩张的时代,朱赵江是第一批提出开拓海外市场的人之一。出于这个原因,他走遍了90多个国家,但最终没能阻止波导的积累。 2006年,朱赵江离开了一路滑向失败的波导,离开了开发海外市场的团队。传音的诞生是朱赵江及其团队战略远见的实践。它的成立是为了在其他发展中国家“挖掘黄金”,以避免国内和发达国家等过度竞争的市场。 但是一开始,在声音传播之前还有两个选择:非洲还是东南亚?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世界上最主流的手机制造商,三星、苹果、华为、小米、OV,或者早些时候推回来,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这些资本丰富的手机制造商在东南亚的优先地位要远远高于非洲,因为他们选择的是新兴市场而不是本土市场。 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市场不够开放;例如,经济过于落后造成的利润率低;例如,市场需求的产品技术远远落后于平均水平,不利于标准化产品的研发。另一个例子是,外汇风险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即使非洲的政治局势不稳定,也很难确保员工的安全……[/ 但选择语音传输的是非洲。 这个选择既无助又明智。回顾朱赵江的创业历程,他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企业家。他能做的就是他能做的。如果他做不到,很难看到他变得又肿又胖。 对于当时新建立的语音传输系统,没有人会拼写金钱或技能。因此,只要有人强调布局,就很难在声音传播方面获得竞争优势。朱赵江的实用主义一直贯彻到声音传播的血液中。即使进入非洲市场,语音传输也首先避开了相对富裕的地区,诺基亚和三星已经在那里存在。 卓越的战略眼光、丰富的海外市场开发经验以及真诚务实的风格,使朱赵江能够准确地在手机领域找到一个致力于语音传输的利基市场。他们从中国市场流出鲜血,沿着“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一头扎进非洲的二、三线地区。 除了精确而坚定的市场选择之外,声音传播成功的另一个秘密叫做“本地化”。 有能力做许多伟大的事情。从一开始,川音就没有试图制造一种可以销往世界各地的标准化产品,而是专注于制造专门面向非洲市场的“定制产品”。 首先是双卡双待。因为非洲有许多不同的运营商,而且跨网络通信费用相当高,所以大多数当地人都有多种电话卡。当电话首次进入非洲时,非洲只有单卡手机。2007年11月,电话公司在非洲市场推出了第一款手机,即天宫牌双卡双待机手机。这款手机在尼日利亚很受欢迎,并首次打开了电话市场。 试水成功后,传声全面聚焦非洲市场,坚决实施本地化产品战略。 非洲经常停电,因此长时间的待机是该产品的关键卖点。非洲人喜欢音乐,所以他们有内置的手机音乐应用程序(mobile phone music App),可以提供大量音乐,增加外置扬声器的功率,甚至延长启动音乐的时间。非洲的温度很高,人们很容易出汗,所以他们必须努力研究材料的防汗和防腐。然而,面部识别和黑美人在拍照之夜正式封闭语音传输的功能一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成功故事。

Tecno推出的Face ID宣传图,主要用于在点亮屏幕时解锁手机,具有50ms的识别速度  
  虽然在本土化定制之路上一路向前的传音,甚至在后来推出过四卡四待的手机。但如果将“本土化”仅仅理解到产品的层次,对传音的研究显然就停留在了一知半解的程度。
  
  从渠道为王,到文化认同
  
  波导的败亡有很多原因,却也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传音在非洲的扎根和扩张,就有着相当的“波导烙印”。
  
  传音非洲首先做的两件事,就是广告和渠道。一方面,铺天盖地的广告,从电视到刷墙,以Tecno为代表的传音旗下品牌,将存在感刷到了极致。
  
  另一方面,销售出身的竺兆江将诚恳和低调灌注到了传音的血液里,最初公司的工作人员去非洲开拓市场,也用不着当地人安排什么酒店,谈完事情打个地铺就睡了,听上去很傻,却换得了当地人的尊重和敬意。
  
  许多年前,曾有经销商向媒体说,“在波导销冠的那6年里,代理波导简直像买台印钞机一样,只要他们给你放货,你就赚大钱。”后来在非洲的传音也同样,每一个跟着传音的代理商都发了财,即便是平均售价只有不到66美元一台的功能机,传音也给代理商留了不错的利润空间。

虽然在本地化定制的路上继承了声音,但后来甚至推出了四卡四待机手机。然而,如果只在产品层面上理解“本土化”,那么对声音传播的研究显然还停留在一点知识的层面上。 从主导渠道到文化认同 波导的衰落有许多原因,但它也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声音传播在非洲的根源和扩展有着相当大的“波导品牌”。 非洲做的头两件事是广告和渠道。一方面,从电视到壁画,不计其数的广告,以泰科为代表的川音品牌,将生存感推向了极致。 另一方面,出生于销售行业的朱赵江,将真诚和低调注入了声音传播的血液。起初,公司的员工去非洲开拓市场,他们不需要当地人安排任何酒店。谈完事情后,他们睡在地板上。这听起来很傻,但却受到当地人的尊重。 许多年前,一位经销商曾告诉媒体,“在波导出售皇冠的六年里,充当波导就像购买印钞机一样。只要他们把货物交给你,你就会赚很多钱。”后来,非洲的语音传输也是如此。每个跟踪语音传输的特工都发了财。即使平均售价低于66美元,语音传输也为代理商留下了良好的利润率。

传音手机平均售价    
声音传播中有一个共同的口号,叫做“放眼全球,立足本地”。在非洲,相当多的人认为泰科是一个本地品牌。而其他人则认为这是一个德国品牌,因为语音传输手机的质量非常好。 走在街上,你穿着泰克诺的衣服,许多人会向你打招呼。会有一个外卖的兄弟在送餐时对你说谢谢,因为你是传声员,因为你让贫穷的非洲享受到了高科技产品。 索根被称为“我们能一起”。这家公司的品牌和市场是与非洲当地人民一起建立的。共同建立的是深深植根于彼此心中的民族文化认同,这反过来又反过来反馈了声音传播的品牌和渠道建设,从而在渠道层面形成了声音传播的某种“垄断”感。 无论是华为、小米,还是中国人所知的任何其他外国品牌,你只需要尝试进入当地市场,即使只是在接触阶段,在传播的第一天你就会知道。这个大陆上遭受殖民主义之苦的一些人仍然有强烈的民族感情。声音传播的本土化不仅停留在产品和渠道层面,还通过产品和渠道渗透到文化层面。 这些都是非洲声音传播的“核心竞争力”,需要时间来适应。这是任何公司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的事情。华为和小米也是如此。 渠道垄断将在一定程度上确保声音传输销售的稳定性,而在业界看来,手机本质上是一种“大宗商品”,成本由数量决定。只要数量不被其他人切断,没有人能达到和你一样的效率,而且你总是有成本优势。这就是为什么即使你只买了10美元的手机,你仍然可以赚取毛利,这是其他制造商无法做到的。 然而,声音的传播没有捷径。 朱赵江:我的运气可能会在2022年结束 江湖人士写武术。有句谚语叫做“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减少十次会议”。 手机本质上仍然是依靠硬技术力量的高科技产品。无论是渠道还是品牌,这些优势在市场中发挥作用的前提是“技术差距不能太大”。 如果技术实力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差距在消费者能够承受的价格范围内扩大到一定程度,落后者的失败指日可待,诺基亚就是一个例子,它主宰了整个功能计算机时代。 谣传朱赵江打趣说他的好运将于2022年结束。在发运的1.33亿台设备中,超过70%是功能性机器,但它们的销售额仅占总收入的26.84%。出货量不到30%的智能手机贡献了69.81%的收入。 特别是随着经济的发展,非洲和东南亚智能手机市场的趋势不可阻挡。朱赵江的妙语“好运在2022年结束”并非毫无根据。 根据国际数据中心的统计,智能手机在上述市场的出货量比例从2011年的10.67%快速上升至2018年的47.68%。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4.06亿部,出货量达到4861亿美元,分别占全球手机出货量和总出货量的74.35%和98.20%。国际数据公司预测,到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和出货量将分别增长至80.59%和98.90%。 手机作为一种基于技术的产品,最终必须遵循摩尔定律和其他行业规则。如果你不逆流而上,你就会后退。这种“进步”必须取决于你自己的研发实力。 然而,根据招股说明书,川银控股2016年至2018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85亿元、5.98亿元和7.12亿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3.31%、2.99%和3.14%。在所有申请科学委员会的企业中,它被视为“互惠”。 同时,在专利层面,川银科技及其子公司共获得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拥有的600项专利。根据公开数据,仅在2018年上半年,OPPO就申请了2815项专利,小米申请了1224项专利。2018年全年,华为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提交了5405份专利申请。 对于许多由资本筹集的初创企业来说,在熟悉的上市故事中,推动上市的原因总是退出、退出、退出。然而,对于川音这样的企业来说,除了健康的财务状况之外,去年和今年上市的核心原因是竞争、竞争和竞争。 说出当前的股权结构说出当前的股权结构 在未来与巨人的战斗中,“非洲之王”需要资本的祝福。邦吉读过很多关于没钱去战场制造子弹的故事,但几乎没有例外意味着被遗弃和死亡。 十多年前,声音传播带来了美丽的时差和地理差异,并取得了今天的成功。然而,如果其商业模式不注入结构创新而非技术创新,其优势将难以延续到下一个十年。 资本市场是一个以增长为导向的市场。这是嗜血和残忍的。 现在,在证券化的道路上,稳健传播的财务数据相对健康,收入和利润仍然相当可观。公司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只有一个:依赖渠道取胜、不具备太多技术领先优势的硬件制造公司是否符合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的定位,是否能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才能成功登上科学创新委员会?52RD.com微博关注:微信关注:admin_52RD

在家网络赚钱租赁手机可以赚钱?骗局! 岳麓分局破获"咔咔快租"平台诈骗案

你能通过租手机赚钱吗?欺诈!

岳麓分局利用“卡卡速租”平台破获一起“日常贷款”诈骗案。三名嫌疑人被刑事逮捕拘留,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邓艳红) 近日,一款名为“卡卡速租”的应用在长沙河西的一些高校非常流行。该应用的负责人声称,他们是学生解决资金短缺的平台,他们可以免费租用手机。许多大学生下载了该应用程序并租了手机,但他们没有想到会以对方的“例行贷款”告终。最近,岳麓警方利用该平台破获了一起诈骗案。

2019年4月16日,岳麓公安局汉浦派出所接到辖区内大学生张宇的举报,称他被“日常贷款”诈骗了1万多元,反映出数名学生以租借手机的名义被“日常贷款”诈骗。

警方接到警方后,迅速展开调查,并迅速锁定长沙思泉服务有限公司,警方分兵抓获了该公司的三名嫌疑人:桂Moumou、蒋Moumou和李某。

据报道,“卡卡速租(Kaka Quick Rent)”自称是一个专业的租赁业务平台,但实际上它正在寻找一些急需资金的大高校学生,以便这些学生可以去“卡卡速租”平台租赁手机。GUI moumoumou等三人利用“卡卡速租(Kaka Fast Rent)”平台,谎称可以免费租手机,从而诱使一些学生上当受骗。

他们是如何一步步把学生拖入“常规贷款”骗局的?警方表示,他们首先使用免费且有利可图的手机作为诱饵,让学生在平台上租赁手机。例如,原价是8000元,但他们签订的合同是13000元。之后,一个人以5000元的低价从学生手中拿走了手机。然后他们给中介2000元,学生得到3000元。

学生们似乎也赚了3000元,怎样在网上赚钱,但事实上,他们在平台上租的手机不是免费的,需要分期偿还。不仅如此,嫌疑人还将与学生签订霸王合同,包括高额罚款、利息和滞纳金。根据合同规定,学生逾期一个月要交100元的滞纳金,逾期一天要交200元,逾期两个月要交200元,依此类推。债务累积到数万元后,嫌疑人使用各种恐吓和威胁迫使受伤的学生还钱。

警方讯问后,桂某、江某和李某从2018年开始相互勾结,界定分工。蒋moumoumou和Gui moumoumou去“卡卡快租”租手机。经过李某的检查,他们签订了高额罚款和滞纳金的霸王合同,并分发了手机。杨Moumou低价回收了手机。姜牟牟和桂牟牟收取高额的中介费。十多名学生被骗,非法获利十多万元。

目前,这三人已被依法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兴城夜话

站直了,坚持打击“三个贷款”

元蔡赟

“卡卡快速租赁”可以免费租赁价值8000元的手机,并且可以兑现。你能相信馅饼从天而降吗?河西的一些大学生真的相信这一点。价格将被常规贷款辛迪加“捆绑”在脖子上,他们不得不“切肉”而不是吃羊肉。如果岳麓警方没有破案,恐怕他们仍然会不好意思说自己的钱被骗了。这种被廉价贪婪“困住”的教训并非没有深度。

常规贷款、校园贷款和非法贷款鲨鱼饵之所以常常诱人上钩,显然是因为他们已经抓住了受害者的心理和主观或客观弱点。只要你和它有一点交集,它的陷阱就会一个接一个地等着你,它通常会像“瓷器叮当”聚会一样糟糕,敲打骨头,吸骨髓,把你挤出每一分子油。例如,它会故意让你违约造成天价罚款、违约赔偿金;它会诱使你拆掉东墙,填满西墙。你填的洞越多,洞就越大。这种“卡卡速租”(Kaka Quick Rent)是一种自制和自我表演的行为,扮演中介的角色,以非常低的价格从学生手中拿走“租借”的手机……其目的无非是“养肥”受害者,然后屠杀他们。

因此,我们不能把“三贷”造成的困境和悲剧视为一般的经济和民事纠纷,而要从现象中去看待本质。这实际上是赤裸裸的违法犯罪行为,必须随时向公安机关报告。“三贷”受害者应挺身而出,寻求法律保护,积极向执法部门提供线索,然后依法严惩。否则,盲目妥协和让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更傲慢。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